伽师县的斗鸡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10日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斗鸡在进行比赛

斗鸡是南疆少数民族群众极其喜爱的一种民间娱乐活动。在南疆各地的巴扎里、村镇的集市上,总会有这样一个场景:人群自觉地围成一个圈,或蹲坐在土包上,或攀附在不远的墙头。圈场中心,裁判指挥着斗鸡的主人将怀抱着的斗鸡轻轻放在地上,随即往后撤退几步,只见两只斗鸡雄赳赳气昂昂地挥几下锋利的爪子,甩开翅膀就开始恶斗起来,圈场里的人群此时则会发出此起彼伏的喝彩声……

斗鸡是男人们钟爱的娱乐活动,在思想较为保守的南疆,斗鸡场上很少见到女性的身影。可是,我却总是会在采访的间隙,钻进人山人海的巴扎里去观看斗鸡比赛,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在伽师县认识了一位酷爱斗鸡的人。

伽师县城一带的斗鸡比赛主要集中在一个名叫森林旅游度假村的地方,因为这里有一座专业的斗鸡场。场主名叫雷国营,他40多岁,当地维吾尔族人喜欢叫他老雷,这个痴迷斗鸡的河南人曾经在内地养斗鸡、办斗鸡赛,河南、云南各地都留下过他和他的斗鸡的足迹。

我没有仔细地研究过斗鸡,但老雷告诉我,中国是世界上驯养斗鸡的古老国家之一,约有两千年的历史,斗鸡之风在春秋时期就已盛行,到了唐代发展更迅猛。斗鸡又称打鸡、咬鸡或英雄鸡,在云南、山西、新疆等地都有。新疆各地的民间斗鸡历史源远流长,新疆的斗鸡很凶悍,伽师的斗鸡更是天性好强且能争善斗。

2003年,老雷慕名来到新疆,当初只是想要看一看新疆斗鸡的品质,体验一下新疆斗鸡赛的感觉,可是这一来他便离不开了,并且在伽师县一待就是近10年的光阴。老雷告诉我,是当地老百姓的淳朴打动了他,最终让他选择在这里扎根。

伽师县的斗鸡比赛一年四季都会有,人们利用农业生产的闲暇时间,或者在节庆日子里,举办和参与斗鸡活动,一方面可以放松心情,一方面可以活跃节日的气氛。而斗鸡活动最密集的时候是冬闲时节,农活接近尾声,人们养的斗鸡也已经养精蓄锐一整年了,此时也正是人与斗鸡都极度亢奋的时候,参加斗鸡比赛,人也可以借机抖一抖精神。

近日,一场斗鸡友谊赛在老雷的斗鸡场上演。200平方米的圆形斗鸡场被一圈木制的栅栏围着,空地上铺着松软的黄土,周围则是看台,可供斗鸡主人以及观赏者围坐。虽然只有几只斗鸡参加,但比赛现场还是很热闹的,斗鸡主人之间不时交流,显得很是友好,而前来观战的人群也占据了看台的一半多。老雷告诉我,前来参赛的几只斗鸡在当地是很有名气的。

热合买提抱着一只通体黑亮的斗鸡正在做上场前的准备活动,他训练斗鸡已经十几年了,而对手亚力昆的斗鸡“斗龄”也不短,俩人是斗鸡场上的老对手。虽然平时他们是乡里乡邻、关系不错,但只要一上斗鸡场,一股斗劲就会不由自主地表现出来。斗鸡场上,人必须要和斗鸡达到人鸡合一,与斗鸡一条心,才能打败对方。

参赛的前一天,必须让斗鸡吃饱喝足,食物是斗鸡主人根据斗鸡的喜好特殊调配的,听说讲究的还会放点麻雀肉,而比赛的当天,斗鸡是不允许进食的,养斗鸡的人都知道,空腹上场的斗鸡战斗力更强。

随着一声令下,斗鸡比赛开始了。两只斗鸡一上场就进入了激烈的“战斗”,显示着各自的打斗本领,它们忽而跃起抓挠,忽而“釜底抽薪”。不一会,斗鸡场中央便飞起一根根鸡的绒毛,而看台上的人群也时而安静时而躁动。

老雷告诉我,伽师县的斗鸡耐力强劲,斗鸡之间的较量只有胜负鲜见平局,斗鸡比赛短的几分钟,如果棋逢对手,那这场比赛可能长达一个小时,哪怕鲜血四溅,斗鸡也要奋战到底。

有人说,斗鸡是禽类社会的角斗士,而这样的场景却会让我想到电影《角斗士》中那些令人震撼的镜头。的确,会有一些气节高的斗鸡在角斗过程中耗尽能量突然死亡,在这种情况下则需要双方主人和裁判及时地将斗鸡分开,另选日期以决“雌雄”,这既显示了人类对动物生命的尊重,也是体育精神的另一种延伸。斗鸡比赛结束之后,坚持到最后的斗鸡一定是伤痕累累的,接下来就需要主人精心照料才能恢复。

在伽师县“玩”斗鸡的这几年,老雷不仅引进了血统纯正的马来西亚斗鸡和泰国斗鸡,还常常以鸡会友,结交了许多新老斗鸡爱好者,渐渐地,知道他的人越来越多,而在他的斗鸡场里举办斗鸡赛时也常常高朋满座。老雷还在当地多次举办全国性的比赛,吸引了越南、泰国等地的斗鸡高手前来参赛,伽师斗鸡得以和国外的斗鸡一决高低。老雷还在斗鸡场养殖和培育斗鸡,目前,他的泰国斗鸡已经发展到了百余只,老雷说,他想把马来西亚斗鸡与泰国斗鸡引进到伽师来,利用伽师斗鸡良好的基因底子,繁育出一种更新、更厉害的斗鸡品种。

?

主办:伽师县人民政府 承办:伽师县电子政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伽师县人民政府 新ICP备11002350号-1
用1024x768分辩率及FLASH7.0浏览可得最佳效果。若无法浏览,请下载